<span id="713vr"></span>
<span id="713vr"></span>
<ruby id="713vr"><i id="713vr"><del id="713vr"></del></i></ruby>
<span id="713vr"><video id="713vr"></video></span>
<span id="713vr"><video id="713vr"></video></span>
<strike id="713vr"><video id="713vr"></video></strike>
<span id="713vr"><dl id="713vr"><del id="713vr"></del></dl></span><span id="713vr"></span>
<strike id="713vr"><dl id="713vr"></dl></strike>
歡迎您的訪問!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
拆遷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當前位置: 主頁 > 法律咨詢 > 正文

最高法案例 :強拆賠償案件,法院應當對“當事人房屋是否屬于拆遷范圍、當事人是否屬于被拆遷或征收補償安置人”之事實予以查明

作者:匿名  來源:拆遷法律咨詢網  日期:2022-01-17

【裁判要點】

行政機關對當事人房屋的拆遷行為已經被法院生效判決證實違法,當事人有依法催促賠償的權利。當事人在一審中訴稱,因高鐵項目建設,案牽涉房屋被劃入拆遷范圍,在未簽訂補償協議的情況下,其房屋被強制拆除。行政機關對此答辯稱,案牽涉房屋歸屬于違法翻建。一審法院在未查明當事人案牽涉房屋是否屬于征地范圍、當事人否屬于被拆遷或征稅補償安置人的行政機關對當事人房屋的強拆不道德已經被法院生效裁決證實違法,當事人有依法請求賠償的權利。當事人在一審中訴稱,因高鐵項目建設,案涉房屋被納入征地范圍,在未簽定補償協議的情況下,其房屋被強迫拆除。情況下,逕行以本案行政賠償金與補償移往屬于不同的法律關系,對當事人基于補償安置標準提出的房屋賠償金催促不予駁回,二審法院在確立了“對三層以下(不含三層)的合法建筑按市場評估價給與賠償金,對三層以上部分可按照建安重置價處置”的賠償標準后,又認為當事人“就其房屋價值賠償,可在本裁決生效后依法另行主張”,一、二審法院僅對室內財產損失進行了裁決,均沒有就房屋損失的訴訟請求進行實體審查和處置,不合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三十六條的規定,亦不利于行政糾紛的及時解決和實質性消弭。


【裁判文書】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以定 書

(2019)最高法行賠申1204號

再審申請人耿進安因訴河南省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以下全稱經開區管委會)行政賠償一案,上告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豫行賠終335號行政賠償裁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受理后依法構成合議庭進行審查,現已審查落幕。

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查明:耿進安系由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潮河辦事處耿莊村村民,其房屋位于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2016年9月2日,經開區管委會以耿進安房屋屬于違法建設為由,對耿進安的房屋進行了強制拆除。耿進安上告經開區管委會行政強制拆除一案,該院于2017年12月25日做出(2017)豫01行初5號行政判決,裁決:確認經開區管委會強迫拆除耿進安房屋的行為違法。該行政裁決已生效。后耿進安向該院提起賠償金訴訟,催促:1、判令經開區管委會對耿進安坐落于鄭州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房屋按照市場價給與貨幣補償834.55萬元;2、判令經開區管委會支付因其違法強制拆除案牽涉房屋造成的室內財產損失58.118萬元(詳見財產損失清單);3、判令經開區管委會支付因其違法強制拆除案涉房屋造成的其他經濟損失115.86萬元(詳見財產損失清單)。

耿進安明確其第一項訴訟請求的數額是按照其所在村制定的補償安置標準,其家共5口人,每人應安置90平方米房屋,共應安置450平方米房屋,按照市場價每平方米16999元計算。另外,其宅基地共二分五,按照每一分地補償28萬元計算。綜上,只要求貨幣補償不拒絕移往房屋。

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規定,在行政賠償金訴訟中,原告應當對被訴具體行政不道德導致損害的事實獲取證據?!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二條規定,原告在行政賠償訴訟中對自己的主張分擔舉證責任。被告有權提供不予賠償金或者減少賠償金數額方面的證據。第三十三條規定,被告的明確行政行為違法但尚未對原告合法權益造成傷害的,或者原告的請求沒事實根據或法律根據的,人民法院應當判決駁回原告的賠償金請求。關于耿進安的賠償催促能否成立的問題。該案耿進安的房屋被強制拆毀,其主張被拆毀房屋的損失計算出來標準為按照同村其他村民補償安置房屋的標準計算出來其安置房屋后再以市場價格進行計算,因該案系行政賠償金訴訟,系對耿進安因經開區管委會強迫拆除房屋所遭到的直接損失的彌補,與同村其他村民所享受的補償安置政策歸屬于不同的法律關系,不屬于該案行政賠償的審理范圍。而耿進安針對其該案中所主張被拆除房屋的層數、面積、結構、被拆毀前的狀況等并未提交涉及證據不予證明,故其主張的房屋損失沒有明確依據和證據支撐,故該院不予反對。耿進安主張其宅基地的損失賠償,因該宅基地的所有權人并不屬于耿進安,故該部分損失其無權拒絕經開區管委會賠償,對該部分損失該院不予支持?!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限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說明》第四十七條第一款規定,根據行政訴訟法第三十八條第二款的規定,在行政賠償、補償案件中,因被告的原因導致原告無法就傷害情況舉證的,應該由被告就該損害情況承擔舉證責任。第四十七條第三款規定,當事人的損失因客觀原因無法檢驗的,人民法院應當結合當事人的主張和在案證據,遵循法官職業道德,運用邏輯推理和生活經驗、生活常識等,酌情確定賠償數額。該案中,耿進安的房屋被經開區管委會違法拆毀,經開區管委會違背正當程序,不依法公證或者依法制作被拆毀房屋有關物品表格,給耿進安履行舉證責任造成困難,且經開區管委會未獲取證據證明耿進安房屋內實際損失金額,參考耿進安提交的損失表格、日常生活常識、物品市場價值及用于年限等情況,酌定耿進安屋內財產損失為55000元。耿進安主張的其他財產損失不屬于直接損失,故不屬于國家賠償規定的賠償金范圍,故不予賠償。耿進安主張的其他超出部分的賠償金額,該院未予支持。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四條第四項、第七條、第三十二條、第三十六條第八項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三條的規定,裁決:一、經開區管委會于本裁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賠償金耿進安被拆毀房屋的室內財產損失人民幣55000元;二、駁回耿進安的其他訴訟請求。

耿進安上告一審判決,駁回上訴。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查清事實與一審法院查明事實一致。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指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二條、第四條的規定,經開區管委會對耿進安房屋的強拆行為已被證實違法,其有依法賠償金的義務。國家賠償屬法定賠償金,對于耿進安的房屋損失,不應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三十二條、第三十六條的規定,參照鄭政文(2011)258號文件第二十六條的內容,對三層以下(不含三層)的合法建筑按市場評估價給與賠償,對三層以上部分可按照建安重置價處置。本案中,耿進安未簽定征稅補償協議,其主張對房屋損失按照移往補償方案推算出為450平方米安置房,再以其主張的16999元的單價計算賠償款,缺乏法律依據;就其房屋價值賠償金,可在本判決生效后依法自行主張。關于室內財產損失,一審法院根據本案查明情況及日常生活所需不予酌定,并無不當。律師費、精神損失費、誤工費、住宿費等其他損失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規定的直接損失范圍,不不應賠償;過渡費損失與房產損失密切相關,可另案一并主張,本案不再單獨反對。綜上,一審判決結果沒有顯著不當,耿進安的裁決理由無法正式成立,不予上訴。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駁回上訴,保持一審判決。

耿進安向本院申請合議庭稱:1.耿進安應當獲得的補償安置利益屬于本案房屋賠償的“直接損失”,一、二審法院指出移往補償利益與本案行政賠償歸屬于有所不同的法律關系,拒絕其另行主張錯誤。2.經開區管委會違法強拆,造成耿進安相關損失舉證不能,不應由其分擔適當法律責任。3.一、二審法院酌定室內財產損失55000元,不合乎日常生活經驗,無法彌補耿進安房屋室內物品的損失。催促撤銷一、二審裁決,改判經開區管委會賠償金各項損失總計1008.528萬元(房屋損失834.55萬元,室內財產損失58.118萬元,其他經濟損失115.86萬元)。

經開區管委會答辯稱,耿進安房屋因沒有辦理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歸屬于違法建筑,國家賠償是對其合法財產導致的直接損失的賠償金,因案涉房屋科違法建筑,不應未予賠償金。且耿進安所主張房屋賠償金及屋內物品損失賠償未獲取相應的證據證明,其不應分擔原告無法的不利后果。催促上訴耿進安的合議庭申請人。

本院經審查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三十六條的規定:“侵害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財產權造成損害的,按照下列規定處置:(一)處罰款、罰金、追繳、沒收財產或者違法征收、接管財產的,返還財產;……(三)應該返還的財產損毀的,需要恢復原狀的恢復原狀,不能恢復原狀的,按照傷害程度保險費相應的賠償金;(四)應當返還的財產滅失的,保險費相應的賠償金;……(八)對財產權導致其他損害的,按照必要損失給予賠償金?!北景钢?,經開區管委會對耿進安案涉房屋的拆遷行為已經被法院生效裁決確認違法,耿進安有依法請求賠償的權利。耿進安在一審中訴稱,因鄭萬高鐵項目建設,案涉房屋被劃入征地范圍,在未簽訂補償協議的情況下,其房屋被強制拆毀。經開區管委會對此答辯稱,案涉房屋屬于違法翻建。一審法院在未查明耿進安案涉房屋否屬于拆遷范圍、耿進安是否歸屬于被拆遷或征稅補償移往人的情況下,逕行以本案行政賠償金與補償移往歸屬于有所不同的法律關系,對耿進安基于補償移往標準明確提出的房屋賠償金催促予以上訴,二審法院在確立了“對三層以下(含三層)的合法建筑按市場評估價給予賠償,對三層以上部分可按照建安重置價處理”的賠償標準后,又指出耿進安“就其房屋價值賠償金,可在本裁決生效后依法自行主張”,一、二審法院僅對室內財產損失展開了判決,均沒有就房屋損失的訴訟請求進行實體審查和處理,不合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三十六條的規定,亦有利于行政糾紛的及時解決和實質性消弭。

綜上,耿進安的合議庭申請人合乎《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第四項規定的情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二條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說明》第一百一十六條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八條之規定,裁定如下:

一、本案指令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

二、合議庭期間中止原判決的執行。


永久免费AV无码国产网站,性欧美18-19sex性高清播放,樱花草在线观看视频www,18禁免费A片v毛片无码网站播放器